努力赚钱不如老爸有钱 埋头苦拼不如手握神兵... 我的神兵 你在何方TAT
  • 07«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住人故事】記憶の彼端 part.1
2010年01月06日 (水) | 編集 |

我終於開了這個坑了~~~這是我家的住人故事~~~
這個部份是關於老虎同學也就是Galliano同學的故事~~
我會努力寫的 插畫……嘿嘿 配著隨意看看好了~~~

標題苦手……= =暫時 就叫這名兒吧……

 

 

                ======= 記憶の彼端 ==========
                            ——如果真實也無從信任……

  

 

         ——從小到大,我們始終被教育,凡是要親眼見親眼聽,莫要輕信他人的說話,
                           但是
                            如果連自己的記憶也只是騙局,
                                                   那麼,哪裡還有能夠相信的真實?

  

  
  

   嘉利安諾醒來的時候,覺得仿佛有一百頭大象從自己的腦中碾壓奔跑而過。
   “噢……該死!……”
   搖搖晃晃的支撐起身體,右手撫上痛的不像話的腦門,勉強睜開雙眼看了看四周。
   “……上帝保佑……”
   默念一聲之後嘉利安諾鬆了口氣倒回柔軟的床鋪,席夢思彈簧劇烈而有力的震動成了一種雪上加霜的連續衝擊。
   使勁地抓住團成一堆的空調被,嘉利安諾用力把整個腦袋都埋了進去,皺眉忍受住一波又一波連呻吟都無力發出的劇烈頭痛。許久之後,才從這一團微微顫抖著的紡織品中傳來了喃喃自語。
   “……房間沒錯……也沒有陌生人……”
   理智和邏輯重新回到那個應該用於思考的器官中。
   一把掀開被子,換了個姿勢仰躺在床上的嘉利安諾一面平復剛才的缺氧大口喘氣,一面張大藍灰色的眼睛,失焦地瞪著天花板,好半天才真正找回焦點。
   雖然頭痛欲裂的原因不明,但好在今天是在自己的房間醒來啊……這樣想著不禁讓嘉利安諾連眉頭都擰了起來。
   醒來後發現身處旅館房間,一絲不掛的與陌生人糾纏在亂七八糟的床上,這樣類似小說漫畫的情節事實上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可笑的是自己就也真的猶如那些故事中失憶主角般,對於事情的原因沒有半點印象!
   或許真的是不當心被打到頭而導致的失憶?因為自己記得一直到那天夜晚之前的所有事,但如果只是這么簡單的意外,那怎么可能會在自己第一次驚恐地落荒而逃之後又一再發生?!並且最近一次在陌生的床上竟出現了同為男性的人,甚至還不止一個!
   “呿……見鬼了……”
   一想到那天醒來所見到的匪夷所思的畫面,嘉利安諾幾乎能吐出血來。
   僅管到目前為止,他都是在對方醒來之前就腳底抹油,並且之後也沒有出現再度遭遇或者被糾纏住的情況,可是一旦企圖回憶夜晚的點滴,嘉利安諾的頭腦就會像一台收信不良的老舊電視機——只夠播放出一片蒼白雪花的無意義畫面。
   夜晚的自己究竟做了什麽?不不,其實做過什麽都沒差啦。通過那些個不堪入目的早晨,嘉利安諾哪怕理智上再拒絕,事實上也根本就是心裡有數了,只是為什麽白天的自己依然半點頭緒也沒有,哪怕只是蛛絲馬跡的回憶碎片,也統統仿佛是被人小心抹消掉了一般不存在于頭腦之內。
   然而與精神潔癖再三違背的卻是身體本身不斷重複著的詭異事實,幾乎無可否認的歷歷證明著:這個身體的的確確“背叛”了主人,自行或者被人驅使著去做了點什麽!
   那么,雖然很難接受,但連嘉利安諾自己也的的確確慢慢通過了各種書籍以及網絡甚至一些醫療機構的諮詢,瞭解到了那些可能的病症——比如“間歇性記憶喪失癥”,或者通俗一點,所謂的“人格分裂症候群”再或者也叫“多重人格”?
   但是事實總是不會那麼單純的合人意!如果只是這樣正常而簡單的就能解釋自己目前的處境,那么自己何必還要千里迢迢孤身一人來到紐約這個離開故鄉萬里之外的城市尋找問題的根本答案呢?
   “呀啊啊……好煩啊……”
   洩憤一般地用力捶打身下的床墊, 力量卻如石沉大海似的被軟綿綿吸收掉,只剩嘉利安諾垂頭喪氣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像醉酒漢一樣跌跌撞撞走進衛生間,還來不及開燈就感覺胃裡一陣翻騰,然後噁心的乾嘔淹沒了所有感覺。等好容易有力氣打開水龍頭讓冰冷的自來水激得神經為之一振,嘉利安諾在洗手台前撐起身體,然後順手扭開了衛生間的照明設備。
   “啊啊噢————!!!!”
   驚駭莫名的叫聲連著水聲和東西摔地的劈裡啪啦聲從開著門的衛生間傳出來,嘉利安諾僵坐在一地狼籍中整個人顫抖不已,一頭冰涼的水珠不停地從髮梢滴到胸口,然後滴進他心裡。背後冒出來的冷汗被空氣陰干后粘膩在皮膚上讓人不由得起了一層不舒服的雞皮疙瘩 ,未關的水龍頭終於注滿了整個洗手台,幾股水柱彙聚成一道水簾倏地澆在嘉利安諾的腿上,拉回了他不知道因爲什麽而暫時失神的心智。
   “……!”
   發現到自己的窘境之後立刻手腳並用爬起來用力關掉水龍頭, 低著腦袋卻刻意避開洗手臺上方的鏡子,並且兀自發抖。
   他看見了!他發誓他看見了!
   剛才鏡子里那個人!!就在剛才開燈的剎那,鏡子里盯著自己的那張臉!!那絕對絕對不是自己的面孔!!!
   握拳的左手因為過度用力而指節慘白,嘉利安諾使勁用右手去握住顫抖不已的左臂企圖讓身體鎮靜下來卻發現右手本身也抖個不停。
   幾次大幅度的調整了深呼吸之後,一聲頹喪的歎氣,嘉利安諾終於在洗手臺前安靜下來,緩緩的,面對鏡子,抬起他那張比慘白的骨節好不到哪裡去的蒼白面孔。眼神充斥著無法抵抗的恐懼與挫敗,更多的,卻是一種自暴自棄後的決然。
   逃避不了,噩夢終於還是找上來了,那麼就只能面對它。

 
   ——to be continu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